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单田芳一生留下近百部评书明天谁来说评书

政务 时间:2019-04-15 浏览:
单田芳在表演评书。单田芳评书之所以吸引人,在于他既有扎实的艺术功底,又与时俱进。编者的话先生远去,余音

原标题:天堂里传来“且听下回分解”

单田芳在表演评书。

单田芳评书之所以吸引人,在于他既有扎实的艺术功底,又与时俱进。

编者的话

先生远去,余音不绝

9月11日下午,刚在手机上看到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去世的消息,对面的办公室里就传来了单田芳播讲的评书《乱世枭雄》,“说远看忽忽悠悠,近看飘飘摇摇,众人打赌江边瞧,一个个指手画脚。有的说是葫芦,有的说,不对,是扌歪水的瓢……”还是那地道的东北话,还是那老酒般绵厚的味道。

第一次很感谢商家的精明营销,第一时间推送出单先生的评书,让这位曲艺名家在听众们会心的笑声中向这个世界告别。

单田芳是从辽宁走出去的艺术家,他的艺术成就注定会写进中国曲艺史,更是辽宁艺术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。单先生深爱家乡的土地,也为这片土地刻下了鲜明的文化印记。痛失先生,不胜唏嘘。

噩耗猝然传来,谨以此草就之篇,表达家乡人的悲伤和纪念。

降生在说书场中的

曲艺名家

单田芳的艺术人生似乎从出生时就注定了。

1934年,单田芳出生于营口一个曲艺世家。他的父亲和母亲两个家族都操着西河大鼓这一行,母亲王香桂更是上世纪前半叶红透东北的“西河大鼓黑白丫头”中的“白丫头”。母亲身怀六甲,正在台上说书时迎来了产前阵痛,急忙赶赴医院生下单田芳,这也是“单田芳生在舞台上”一说的由来。

耳濡目染加上超强的艺术天赋,让单田芳从小就攒了一肚子的书,学了不少说书技巧。因为从小学习成绩就好,他并不想子承父业,考上了东北工学院(即今天的东北大学),但因为各种阴差阳错,大学没念成,最后还是走上了曲艺这条路。

上世纪50年代,单田芳和妻子、西河大鼓演员杨全桂加入了鞍山市曲艺团,正式开始了自己的评书生涯。经过十年沉寂,1979年5月1日,单田芳重返书坛。上世纪80年代,电视评书开始火爆,单田芳凭借《白眉大侠》《童林传》等作品蜚声国内。从艺60多年,他推出了《三侠五义》《白眉大侠》《三侠剑》《童林传》《隋唐演义》《乱世枭雄》 《水浒外传》等众多代表作。

2012年,单田芳在第七届中国曲艺牡丹奖颁奖典礼上获得终身成就奖。

少有的三大类

全能说书先生

“单田芳先生是杰出的评书表演艺术家。他靠自己的学识和勤奋努力,建立起独特的风格,在评书名家云集的辽宁脱颖而出并走向全国。他的离去是中国曲艺界的重大损失,也是辽宁曲艺界的重大损失。”省曲艺家协会主席崔凯这样评价单田芳。

“杰出”二字,首先体现在全面上。崔凯解释说:传统的评书通常分为三大类,袍带书,比如《三国演义》《新唐书》《包公案》等;短打书,比如《三侠五义》《白眉大侠》等;神怪书,比如《封神演义》《西游记》等。每一类都有不同的说法,一般的说书艺人往往只擅长某一类,甚至很多家传的艺人一辈子只讲一部书,单田芳却三大类全能,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是罕见的。

其次就是他的作品数量多、影响大,在全国的评书艺人中是数一数二的。单田芳录进广播里的评书就有97部。网络上,单田芳去世消息后面的评论,多少人在说“听着先生的评书长大的”;打上一辆出租车,无论是北方还是南方,多少的哥都在听单田芳,可以说是誉满天下了。

将近百部的作品量是怎么生产出来的?崔凯说,单田芳的肚囊宽绰,装的东西多,再有就是勤奋,可以说他是用全部生命在研究评书,从来没听他说过有什么爱好,每天想的都是录什么书、正在创作什么书。录一部长书,要持续好长时间,每天都要进行,白天录,只能晚上准备。说书的有句话叫“说活不说死”,一篇长书不可能死记硬背,他晚上在脑子里把“梁子”“柁子”“扣子”都想好,也就是想好故事的主线和关节处,行话叫“跑梁子”,白天录的时候再临场发挥。“有一年夏天,他在辽宁电视台录书,一天要录8讲,一录就是一天。晚上我去看他,大热天他闷在房间里准备第二天要录制的节目,我跟他开玩笑说他是‘大汗明珠’。”崔凯说。

他的语言风格独树一帜

评书作为一种传统艺术,历来最受“市井小民”的喜爱,发展到今天,同样是作为通俗文化存在的。但单田芳的听众和观众,却涵盖了各个文化层次和社会阶层。听他说书,不生不隔,他的语言风格是独树一帜的。